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独资企业税

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

作者:合规节税网时间:2020-03-14 11:12:27分类:独资企业税

作为国家税收实现和纳税人权益保护的一项重要制度,急需出台相应措施予以完善。例如,工资薪金所得的最高边际税率为45%,股权分红所得的税率则为20%,故企业高管可通过领取一元年薪、其余工资薪金由股权激励代替的方式避税(6);(三)低报计税依据。

后者则是指如课税事实已经发生如何对其具体金额进行量化。反避税调查启动时, 税务机关对纳税人已提供的资料中记载的法律形式所反映纳税人真实的税收负担能力已然存疑。

对不依法建账建制的纳税人,要按照征管法及其实施细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进行处理,促使其完善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是最为典型的税收核定规则,依其规定,纳税人申报的计税依据明显偏低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又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可核定其应纳税额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从中又衍生出许多个税法体系内的下位规则,如房产转让与股权转让的个税税额核定(2)。

以上所列出的这些具体指标,如果哪一项不具可比性,则该方法几乎不适用。相形之下,反避税具有明显的导向性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势必在制度设计层面给予税务机关一定倾斜。

虽然《会计法》规定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 企业必须依法设置账簿, 进行真实核算并确定财政部门对企业财务实施监督。但笔者在征管实践中发现,个体工商户名义税负过重。

税收公平是平等原则在课税思想上的具体体现,与其他税法原则相比,税收公平原则更多的体现了社会需求。[4]在立法制度上,我国并未否定税收核定程序存在证明责任,但是立法没有体现证明责任的分层理论,未区分两种意义上的证明责任,导致实践中两种不同的证明责任发生混淆。

而且,尽管从表面上看一般反避税规则赋予了税务机关规制所有避税行为的大权,似有权力膨胀之虞,但根据企业所得税法的制度实践,税务机关运用一般反避税规则时要受到许多约束,税务机关对其仅抱有有限的热情。1. 严格执行规范。

并且,关于纳税人提供证据的性质究竟属于纳税人的协助义务还是形式意义上的证明责任,界定不明。笔者认为,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可参照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征收办法核定。

本次个税修法引入特别纳税调整规则仅仅是起点,而非终点。其设置背景都是以企业实行查账方式征收企业所得税为前提的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这样一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核定企业往往难以享受到这些合理的优惠政策。

第二,完善税收核定的纳税人参与机制。但在实际的税收管理中,有两种情况:一是由于新办企业、规模较小企业因建账不全、核算不正确等原因,由税务机关确定为核定征收;二是一些盈利率高的企业和中介机构(如会计、律师、税务师等事务所)、设计院等高工资行业,由于计税工资的限制,企业本身要求核定征收。

也有学者认为税收核定是“法律适用与事实查明的三段论过程”,与属于事实调查范畴的推定课税迥然有异(1)。建筑行业在应对核定征收对企业所得税影响也存在不少问题。

从而使高利润率企业可以通过这种选择征收方式的手段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并且不承担偷税的风险。充分利用执法360系统、金三查询系统等平台提供的信息, 对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的企业实施全方位、全过程监控, 第一时间掌控纳税企业的生产经营变化, 动态评估企业所得税的申报情况。

四是一些企业不接受核定文书, 甚至于寻求地方保护, 致使核定文书难以生效。因此, 税务机关借助于间接证据、经验法则、逻辑法则和常识进行事实的认定有其必要性, 也是避免未履行协力义务的纳税人获得税收优势的重要方式。

设置税收核定制度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国家税收的流失,在特殊情况下也能保证税收的足额入库,但现实却为权力的滥用甚至腐败提供了方便之门。从民法角度来看, 德发案的成交价是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 不存在合同无效和可撤销的情形, 应认定拍卖合同的效力。

按照应税所得率计算应纳所得税额, 其与查账企业的税负肯定是存在一定差异的。①事实上,如果税务机关降低对纳税人保存账簿、开具发票和取得凭证的要求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或者免除保存账簿的义务,在核定企业所得税税款时要查定毛收入或成本费用将变得更加困难,还可能导致更多的纳税人偷漏税款贸易型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

【上海优税云】主营引税招商及相关政策对接服务,是税收园区授权的一站式【筹划咨询+解读政策+协助落地】服务平台;希望通过我们的服务衔接,使园区的【特殊优惠政策】得以推广,令更多的企业及个人在合规的道路上放心节税。